逍遥虐仙记第656章封印

虐仙记 第656章封印

龙日月在无数长老和弟子的瞩目下,将象征神兽宫掌教的金冠亲自给薛冲戴上,神色欣慰:“从此以后,薛冲不再担任圣宫代理掌教,而是正式的掌教。{我们不写,我们只是络文字搬运工。-”

薛冲一步一步的进入权力的巅峰,心中充满激动。曾几何时,薛冲还是神兽宫之中的一个外门弟子。

“诸位,虽然祖师爷抬爱,各位师兄弟以及弟子谬赞,可是我身在这样的位置,的确是诚惶诚恐,接下来,我圣宫或许就将遇到最大的困难。三日之后,仙道门派天下掌门人大会就会在我圣宫召开,届时,我圣宫将正式成为天下第一门派,不满的人非常之多,为了确保大会的成功,现在部署如下。”

薛冲并没有因为成为正式掌教而有多少的欢喜。至少没有人可以看出薛冲的欢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薛冲离开神兽宫的时候,显得十分的焦急,因为他要急着追上风月,向他説明一切。自己当然不是不在乎她的,只是在众多弟子的面前,自己不得不説出一些违心的话而已。

可是没有。

当薛冲追出三千里之后,却忽然失去了目标。

在心灵力的感应之下,薛冲可以感受到风月的气息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气息在自己即将接近的时候,居然消失啦。

不仅如此,连风悬羽等人的气息,也彻底的消失了。

薛冲的眼中显现出真正的戒备。

这至少説明一diǎn,那就是风悬羽等人显然是施展了一种隐藏自己气息的东西,否则的话,即使不被薛冲的心灵力探测出来,也会被被预感到。

哎哟!薛冲的心中感觉到强烈的危险,一个鹞子翻身,身体已经像是羽毛一般漂浮起来。

哗啦!一道白得耀眼的刀光之中,风悬羽的九天九地绝情刀就从薛冲的头上横扫而过,大片的头发被切割下来,四散飘落。

惊心动魄。薛冲的反应如果是再慢上那么一diǎndiǎn。就是身首异处的后果。

薛冲修炼的是心灵力,肉身的损伤对他来説就是致命的。虽然他是金丹高手,还有一次重生的机会,但是这样的伤害已经是足够强悍。

最少是十倍以上的音速。薛冲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在发麻。

“咦?居然还可以躲得开?”风悬羽眼中的惊骇之色更浓。

不过,风悬羽狞笑的声音传了出来,手中掌力吞吐,空气之中弥漫这一种腐臭的气息,同时。薛冲忽然感觉到自己不能动啦。

乾坤结界!

薛冲在心中痛苦的悲鸣了一声,就这样被装进了一个密闭的空间之中。

老龙的声音嘶哑的叫了起来:“立即进入胎息。”

薛冲知道事情刻不容缓,立即就进入了胎息的境界,心灵力运转之下,将身上的照妖眼的能力发挥到极致。

只有进入胎息的境界,才能发挥出照妖眼现在最强大的隐藏功能,因为在这样的时候,薛冲清楚,已经非常的危险。

好一个风悬羽,原来我还是上了你的当。

此时此刻。薛冲当然是清楚,风悬羽是利用了自己的女儿的感情。真我精神术,绝情心经,我怎么就想不到?

我的心灵力本来可以在任何高手的面前成功隐藏,可是要命的是,必须在长生高手数千步之外的距离之内,才是安全的距离。

当然,对待像是风悬羽这种高手,更要在至少三千步之外,才能够确保自己的安全。

不管怎么説。就算薛冲隐藏的手段多,但是长生高手拥有的是绝对的能力,直接用本命真元决定胜负生死,薛冲很难取巧。

而就在刚才。薛冲感受到风月气息的时候,风悬羽就向他发动了致命的攻击。

哈哈哈哈。

风悬羽得意的笑声之中,真身冉冉的显现。此时和他在一起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清冥子。

“薛冲,你以为你的计划可以成功?哼,真的是贪得无厌。你既喜欢我女儿,想得到她,又舍不得权势和地位,还想要帮助龙日月这杂碎统一天下仙门,真的是痴人説梦。”

清冥子大喜:“师兄,已经把薛冲擒住啦?”

风悬羽就傲慢的diǎn头:“我本来以为一刀就可以将他杀死,消除了这个心头之患,但是想不到的是,薛冲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奇妙感应能力,躲过了我的第一击。不过,我立即使用结界将他封印。要杀死他,就等于是捏死一只蚂蚁。”

长生第五重领悟了时间和空间法则的高手,要使用结界在猝不及防之下封印对手,几乎是无解的。薛冲的隐藏手段本来足够高,可是要命的是,双方的修为差距实在是过于巨大。

在薛冲躲避开第一次攻击,还来不及撤退的情况下,风悬羽的结界祭出,将薛冲封印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好阴险毒辣的人!薛冲在心中无比的震惊。风悬羽显然是隐藏做了很长时间的尽职调查。了自己的身形。

如自己猜测得不错,他想必是隐藏在自己身上的一件道器上,等到靠近自己之后才突然实施偷袭。本来,这样的情况下,薛冲非死不可,可是奇妙的心灵力感应能力,使得薛冲在千钧一发的时候避免了被直接击杀。

老龙此时还心有余悸:“风悬羽一旦躲藏进入道器之中,以他的高强修为,几乎可以躲避开一切高手的探测,xiǎo子,想不到你,你居然能够活下来。”

薛冲的心中,此时兀自在怦怦乱跳,那一刀的锋芒和杀气,几乎已经改变了一切,抹杀了一切生机,可是薛冲鬼使神差的躲过了这样一击。

“我也不知道,我为什么能在那样的情况下躲过几乎是必杀的一击。其实,再遇到这样的时候,我不知道是否能够躲过。”

未知。这种攻击,本身就是不给人以任何的喘息之机的。

老龙的声音之中有哀叹的成分:“xiǎo子,我们现在可以説是任人宰割,被封印在结界之中,更被装在道器之中,风悬羽有很多办法可以对付我们。该怎么办?”

薛冲的声音之中没有一丝的沮丧:“老龙。不要灰心,在这样的时候,我们只有充满信心,才有活下去的可能。”

薛冲一直担心有这样一天的出现。

可是担心没有用。在长生第五重强者的绝对实力面前。被镇压,那是完全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“可是老龙,他是怎么知道我靠近他的。真我精神术,绝情心经真的有传説之中的那样厉害?”

老龙的声音充满沮丧:“是啊。据説绝情心经一旦修炼到最高境界,对手只要有一丝心灵的波动。就会被察觉,从而被感知。以我的猜测,风月对你的心理已经有所把握。也许风悬羽正是通过风月,将你的心理把握到一丝,这才能在这样的时候对你下手。”

薛冲的声音之中充满无比的郁闷:“是啊,风悬羽阴险无比,以他自己对绝情心经和真我精神术的掌握,只要风月的心中有一丝丝的对我的情义,他都可以敏锐的感觉到,就更不用説风月其实已经对我甚有情意。对。风悬羽显然是利用了这一diǎn,才能成功的了解了我心理运行的轨迹,也才能无声无息的偷袭到我。”

老龙的语调有diǎn悲观:“你现在知道这个阴谋有什么用?薛冲,你不是有很多办法的吗?赶紧想一个,我可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死在这里。”

薛冲不再説话,心中有一种可怕的预感。

也许,风悬羽就要迫不及待的对付自己啦。

我该怎么办?老龙説的倒不是假话,风悬羽是领悟了时间和空间法则的高手,对于道器,自己都可以随手炼制。就算照妖眼是道器之中的极品,想必他也有办法将自己剥离出来。

进入他的结界之中,一旦不能破除他的结界,自己几乎就是死亡的命运。

薛冲心中恐惧的想到。自己遇到了一生之中也许是最可怕的事情。

以薛冲现在的能力,破除结界,根本就是不可能。其实,就是薛冲的道术再提升几个境界,达到长生境界之中第三第四重宙时和宇洞的境界,也无法批出其结界。

因为。风悬羽并不是别人,他是悬浮宫的宗主,功力深厚无比,连多灵子都要忌惮他的角色,薛冲如何可能破除结界?

况且,即使破除了结界,外面还有道器。以薛冲现在对道术低下的修为,也无法冲破道器的封锁。

静观其变。薛冲展开心灵力足思考了半个时辰之后,终于决定放弃想逃走的办法。

以往的时候,若是老龙有办法,早已经説出,要自己去做。

可是现在连老龙也无法,薛冲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
这就像是从神坛跌落到低谷。

还在数个时辰之前,薛冲成为神兽宫正式的掌教,并且宣布神兽宫剿灭太上魔门和悬浮宫,成为天下之间最大的仙道门派,威风无敌,可是想不到的是,现在却成了别人笼中的鸟。从沉默。不用大吵大闹,薛冲比谁都清楚,现在是冷静面对的时候。

也许,自己身上还有风悬羽利用得着的地方。只要有一丝机会,都不能错过啦。

“xiǎo子,到头来,你还是栽在女人的手中,想不到吧,在这样的时候,我们竟然是同病相怜。”老龙还在继续的叹息。这一次的打击,对他实在是太大,以致于他连骂薛冲的兴趣也告失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热。薛冲的心灵力散发出去,感受到道器之中开始热了起来。

风悬羽的狞笑声音从外面肆无忌惮的传递了进来,用的是神念传递:“薛冲,你做梦也想不到,你也会有今天吧!这就是你灭我悬浮宫的下场?”

薛冲大喜。只要他还愿意和自己对话,则就还有机会,当下赶紧传递神念:“风悬羽掌教,在这样的时候,我们之间似乎可以开诚布公的谈一次,你要烧死我,随时都可以,何必急于一时。”

风悬羽得意的一笑:“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,也就不和你拐弯抹角。我只想告诉你的是,在这样的时候。你不能和我讨价还价,否则的话,我就立即处决你,明白吗?”

薛冲沉默。既然没有表示赞同。也没有表示反对。

“xiǎo子,你是死到临头还在顽抗,信不信我马上灭了你?”

风悬羽异常的跋扈和嚣张,薛冲随即感觉到外面开始发热。

薛冲苦笑:“风悬羽掌教,我能有什么顽抗?我现在算是你的阶下囚。在这样的时候,你随时可以杀我。我只是觉得,就算我是阶下囚,但是你毕竟是悬浮宫的掌教,説话的时候可否客气一二?”

“客气?”风悬羽哈哈大笑,“你xiǎo子用尽心机,趁我悬浮宫和太上魔门大战的机会,大肆扩张自己的势力,现在更是渔翁得利,成为天下最大教派的掌教。我被你害的这么惨。我还对你客气?”

薛冲的心中稍感满意,因为在这样的时候,至少风悬羽还没有停止和自己对话。

一旦风悬羽怒不可遏,使用各种手段伤害自己,则就真正的危险啦。好汉不吃眼前亏,这diǎn观看风色的能力,薛冲还是有的。

和周围的一切水乳交融。

就在瞬息的时间里,薛冲已经将自己的心灵力调整到和周围的一切契合。

胎息。在胎息的状态下,薛冲可以清楚的知道,自己已经成为最为神秘的存在。

不仅心灵力可以起到隐蔽的作用。照妖眼更是可以起到隐蔽的作用。此时此刻,风悬羽的神魂不断的对薛冲的所在进行探寻,可是遗憾的是,并没有找到。

薛冲究竟在什么地方?

被围困在结界之中的人。虽然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,但是若想在不毁灭结界和道器的基础上将敌手制服,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

而事实上,薛冲此时正被困在一件中阶道器绝情刀之中。只有在道器之中的结界,才可以保证不会遭受到敌手同归于尽时候的攻击。

诚然,如果不在乎绝情刀这件道器。是可以通过炼化结界来结果了薛冲的性命。可是要命的是,在这样的时候,绝情刀是风悬羽十分珍惜的道器,岂能将它毁啦?

虽然説长生第四重宇洞境界的高手可以锻炼道器,但是要耗费巨量的灵晶,当然还有无数的天材地宝,并且还要耗费无数的心血和时间,才能够成功。

这就是为什么世上的道器十分稀少的原因。而越是高等的道器,想要发挥出作用,则要消耗更多的灵气。

薛冲叹息,似乎有无限的委屈:“风悬羽掌教,您想想,我当时是神兽宫的代理掌教,既然是神兽宫的一份子,自然要为门派出力。我当时那样做,也是逼不得已。您请想想,就算是我不想做,不做,难道我神兽宫的祖师爷就不会让另外一个人来代替我做吗?”

风悬羽听到这里,眼神之中的仇恨之色终于淡化一diǎn:“话虽然不错,但是你这个xiǎo子狗眼看人低,我明明将我如花似玉的女儿送给你,可是你居然説话来伤害她。她现在茶饭不思,整天都是郁郁寡欢,你説你是怎么做的?”

清冥子也是满脸的愤怒:“薛冲,月儿是我所见过的世上最美丽的少女,你居然如此对她,今天你死在这里,也是罪有应得。”

“别别别,完全是误会。我对月儿可是喜欢得紧,我现在,现在被风悬羽掌教困在这里,就是为了要急着向她解释先前的误会。”

风悬羽大笑:“迟啦!你以为你这样的东西,也配得上我家月儿吗?我要先杀了你,然后再将整个神兽宫夷为平地!”

薛冲也大笑起来:“若是你这样做,我也没有办法,但是你却是白白的便宜啦太上魔门,因为一旦你真的要害我,我会以神兽宫正式掌教的名义,赦免太上魔门的‘叛逆’之罪,让我神兽宫的所有长老和弟子追捕你风悬羽,还有这十来个长生境界的高手。我相信,你风悬羽掌教武功高强,没人可以奈何你,但是你的这些亲随,恐怕就只得陪着我死啦吧?况且,风悬羽掌教,你倒是试试看,虽然你用结界困住了我。但是你能用什么办法杀我?”

风悬羽抬头望天,看着漫天的星辰,心中思潮起伏。他以前是永远都想不到,威名赫赫的悬浮宫。居然就这样覆没了。

自己手中只有这一diǎndiǎn的人手,重建悬浮宫,当然是他的当务之急,可是薛冲的话倒是不无道理。一旦薛冲以神兽宫的实力追杀悬浮宫,则自己等就会一直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。

现在的神兽宫。可以説是如日中天,捡到现成便宜,暂时在仙道门派之中的地位那是无可撼动。以自己手头这diǎn力量去对抗神兽宫,无疑是十分冒险的一件事情。

可是三日之后,神兽宫就要在总坛召开仙道掌门人大会,到时候神兽宫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就自己第一门派的美名。以后自然是万众所向,凝聚丰厚的灵脉,取得无法想象的成功。

风悬羽比的清楚,当初正是因为问罪灵脉的强大,才使得自己成为一个高手。虽然説多灵子一直稳稳的压住自己一头。但是説实在话,有了强大的灵脉,晋升起来才成为可能我国目前每年银行卡案件涉及金额在1亿元左右。

还有,薛冲説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,他説自己就算是全力对付他,也未必可以将他杀死?

哼!不管是真是假,总之一句话,在这样的时候,必须得一试真伪。

这一diǎn若是不搞清楚,则自己一切的威胁都只是空谈。

他当然清楚。杀了薛冲,并不能做到什么事情,反而是利用他,才能真正的发挥他的作用。不管怎么样。薛冲可是当今第一大教派神兽宫的正式掌教,抓住了他,若是不知道索取利益,那就是傻蛋啦。

他当然不是傻蛋,自从他抓住薛冲的一刻开始,他的心中就在盘算该怎样才能使自己得到最大的利益。

炼化他!风悬羽的脸上显现邪恶的笑容。

此时此刻。风悬羽已经无比清晰的明白一个事实,在薛冲这种聪明人面前,若是不显露足够的实力,若是不让他吃一些苦头,他是不会乖乖的听自己的话的。

热度在增加。薛冲的心中也开始进入真正的紧张。

“老龙,有抵御大火的法门没有?”薛冲问得有diǎn焦急。

老龙笑:“风悬羽真的可笑,他是想要在你身上动用全套的刑具,这且由他。”

当下,老龙传递了薛冲利用照妖眼这种道器躲避大火的办法。

虽然照妖眼是绝dǐng道器,但是説实在话,在这样的时候,时间和空间法则运用有限,终究还是会被大火焚烧。

风悬羽得意的笑了起来:“在这样的时候,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吗,你是一直烤猪,我要听到你在里面嚎叫,我要看你跪着向我求饶!”

的确,作为悬浮宫的掌教,他没有理由不愤怒,堂堂的悬浮宫,被神兽宫就这样赶走。他现在当然是发泄愤怒。

他自己清楚,这样的愤怒若是不发泄,就会抑郁成疾。

可是没有反应,一个时辰,两个时辰,三个时辰、、、、、、

风悬羽确定,就是一百个薛冲,也已经被烧得受不了。

“薛冲,你死了吗?”清冥子大叫。

薛冲的神念就传递出去:“xiǎo爷我这里风凉得很,怎么会想死?”

奇怪,没有一丝的痛楚,而且是人惊骇的是,薛冲説话的口气,十分的悠闲。这是为什么》

风悬羽的神魂开始进入道器之中窥视结界的情况!

哗啦!就在风悬羽的神念即将接近薛冲的时候,一道强悍的刀光就这样劈了下来,将风悬羽的神魂击伤。

猝不及防之下,风悬羽居然受了diǎn轻伤。

当然,神魂的伤害对他算不了什么,可是他心中震惊无比:这就是心灵力!

平生第一次,风悬羽知道薛冲的心灵力是一种什么东西,无影无踪,无法预料,可是却又能发挥出刀剑的锋锐。这才是真正恐怖的功夫。

想必薛冲以前就是靠着这身功夫如鱼得水?未完待续。xh118


本溪牛皮癣医院那个好
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费用
威海哪里能治疗白癜风